設為首頁
加入收藏
全國統一客服熱線:400-636-2003 刊登廣告 | 我要留言 | 用心吐字·用愛歸音

中國播音主持網 > 主播人物 > 故事 > 內容閱讀 -> 文章正文

柴靜:做中國有良心的媒體

來源:央視博客 | 作者:悠然小卒 | 發表時間:18年07月27日 | 【加入收藏】 【我要舉報】

柴靜總結自己十年記者生涯:“看見,就是從蒙昧中睜開眼來,看見自己,看見他人。”

十年,柴靜從一個初入央視的小姑娘,成長為 “中國最優秀的電視主持人之一”。她和同事們站在一個個公共新聞事件的風口浪尖,丈量著社會公義的尺度。

柴靜援引《大公報》總編輯張季鸞的話:大時代中的記者,下筆切忌嬉笑怒罵,要出自公心與誠意。“看見”二字里,有她對公義的理解與實踐。

“看見”人的心里

在新書《看見》的宣傳片中,柴靜的第一句話是:“我寫的是十年當中我看見的人,是他們構成了我。”

十年前,陳虻問柴靜如果做新聞,關注什么,柴靜說:“我關注新聞中的人”。就因著這句話,她進入央視,并走到今天。

再之前,柴靜十九歲做電臺,觀眾常寫信說:“把你當成另外一個自己”。她意識到,電波那頭,是一個個具體而真實的人的存在。

采訪李陽家暴事件那期,她坐在李陽妻子Kim對面,小本子上列了5、60個問題。Kim第一次在采訪中吐露家庭問題,多年積壓的情緒像亂流一樣迸射出來。柴靜意識到,自己準備的問題這時反而成為一種障礙,她合上本子,試圖將自己浸在她的感覺里去感受她,忘掉問題。“采訪像水流一樣,流到那就有一種人情上的往來,那個往來是直覺告訴你,你只能這么問或者你就這么問吧。”

柴靜為Kim帶了一束花,Kim看到這束花,打開家庭相冊給柴靜看。其中一張與丈夫的合影旁邊貼了一枝多年前結婚紀念日送的玫瑰花,被Kim用塑料薄膜平平整整地保存著。這一朵花給柴靜很深的刺激:“以前我覺得,人是人,我是我,這一刻,我覺得沒有人我之分,她跟我對自身完整的愿望是一樣的,對幸福的憧憬也是一樣的,只不過她出生在這,這樣生活;我出生在那,那樣生活。所以平等不是悲憫或者同情,是我和你都共同生活在相近的生活當中,你所經受的,我必然經受,當我們共同在為生存掙扎的時候,我們就是平等的。”

初入央視時,坐在時空連線主播臺上的柴靜曾被觀眾評論:“冷酷的東方時空,冷酷的柴靜。”那時候她喜歡把人逼到墻角,喜歡那種見血封喉、一招斃命的快感,這樣的交鋒可以讓節目更好看。但是十年走過來,柴靜慢慢理解了,什么是寬厚的力量。“寬厚不是容忍,寬厚是把你放在我心里,我也像你這樣活一遍,我就知道了什么是因果。”

90年代陳虻創建《生活空間》的時候,提出關注人,講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。柴靜說,這個看似簡陋而平凡的理念,正在被學新聞的有精英意識的人放棄。“但實際上過了10年、20年,我們還遠遠沒有完成人的啟蒙時期,因為我們太輕易就把這個流失了,這點溫潤的滋味變成了特別奢侈的東西”。

新書首發式最后,柴靜說:“這些采訪中的人,撼動我頭腦中的概念,讓我處在一種晃動不安的狀態里面。這些概念已經無關乎職業榮譽感,而是關乎事件中關于人的生命實質,無論我們走了多遠,我們都守護這個實質,絕不將它拱手出讓。”

“看見”事實的真相

《新聞調查》是柴靜人生的一個轉折。曾經一個二十出頭、還帶著做電臺時文藝氣息的姑娘,被移栽到調查節目中,“把你一把摁在生活上,上面荊棘密布,一下全扎破了,青春期濕噠噠的東西就被擠掉了”。矯揉造作的文藝式傷感被純理性的推理和強硬的邏輯取代,她不得不直面真實的生活和人性,用皮膚感受新聞。

2003年4月17日,柴靜到《新聞調查》報到,正趕上欄目報道非典的策劃會。柴靜主動請纓,要求參與報道。他們直接趕到了醫院,這個時候大眾對非典的具體情況尚不知情,許多媒體還在報道“市民可以不帶口罩上街”。五一節前,許多人近乎逃離般撤離北京,正常生活被打亂,電視臺在反復重播節目。柴靜和她的同事守在急救中心,跟著醫生轉運病人。他們住的賓館拉起隔離帶,從大門口一直連到“記者專用電梯”。有次他們回央視南院吃飯,有人找制片人張潔反映:“你還注意不注意我們大家的安全?”第一期節目拍完,他們的車停在南院門口,帶子放在傳達室,有人取了消毒完再編輯。那期節目叫《非典阻擊戰》,收視率調查顯示,有超過七千萬人收看了柴靜深入非典病房的過程。

這次對非典的調查,讓柴靜明白,新聞為什么要準確:“我不敢再如此輕慢,因為準確二字事關著他人的性命。”

柴靜來到《新聞調查》的這一年,正經歷它的改革——確定“調查性報道”成為主體。2000年《新聞調查》正式提出“探尋事實真相”的口號,當時的策劃組組長莊永志執筆寫下真相的定義:“所謂真相就是正在或一直被遮蔽的事實:有的真相被權力遮蔽,有的被利益遮蔽,有的被道德觀念和偏見遮蔽,有的被我們狹窄的生活圈子和集體無意識遮蔽。”

節目以3個記者為中心組成3個小組,柴靜的“小虎隊”是做調查性報道最多的。隨后,柴靜又做了一系列包括孫志剛案、華南虎照、汶川地震、虐貓事件等有影響力的調查性報道。“當你有一定知名度,大家就對你有期待,期待你的報道客觀公正地反映事件的本來面目”,甚至把她和《新聞調查》稱為“中國媒體的良心”。

《看見》欄目主編、柴靜的老搭檔范銘回憶說:“我們一起經歷了《新聞調查》環境最寬松的黃金時期。那會兒的她劍氣凌厲,一招封喉,人稱‘鐵血女戰士’,嬌柔之氣一掃而空,她把她身上‘男人一般的理性和邏輯’發揮到了極致,讓很多異性同事都自愧不如。每次前期聯系采訪時,我在電話里報出柴靜的名字,感覺電話那頭的有關部門傳來隱隱的戰栗,我都自認為很有‘效果’……我們帶著甲亢般的熱情一路高歌,盡興淋漓地做了幾年硬新聞。”

“看見”自身的蒙昧

2007年,陜西省鎮坪縣大巴山腳下,聲稱拍攝到野生華南虎的農民周正龍,坐在柴靜對面,接受采訪。“五十米之外,你能看到老虎的耳朵豎起來嗎?”柴靜問,“哎呀,那就講不清楚嘍……”采訪過程中,真假難辨。

采訪后,節目組發生了分歧。柴靜發現,每個人審美和直覺不同,都可能有不同的判斷,誰也說服不了誰。記者兩手空空,只能靠一句話:“拿證據來”。就憑借這句話,柴靜沿著邏輯鏈條向上追溯,采訪了鎮坪縣林業局、縣政府、陜西省林業廳以及相關專家,發現他們都沒有實地調查走訪的資料可以佐證。柴靜問得很細,她覺得真相可能就在毫末之間。

節目播出時,時效性已過,但是反應強烈,“人們不會忘記沒有答案的事情……人性本身想要了解萬事原由”。節目播出三個月后,陜西省林業廳發出致歉信,稱在缺乏實體證據的情況下,草率發布發現華南虎的重大信息。之后周正龍被警方證實虎照是用老虎年畫拍攝。

柴靜說,這次采訪前,她不怎么“求實”,“喜歡四兩撥千斤,弄巧賣智的思維方法”。求實是一種笨重的力量,記者的調查只能依靠證據,環環向上追溯,讓邏輯自相咬合。“以這樣笨重的氣力,即使是一個小孩子,也可以挖掘出深埋在地底的龐然大物,這就是邏輯的力量,這也是求實的力量。”

柴靜在書中記錄下這次采訪經歷,題目叫《事實就是如此》。她寫到:“以前‘新聞調查’老說啟蒙,我一直以為是說媒體需要去啟蒙大眾。后來才知道,康德對啟蒙的定義不是誰去教化誰,而是‘人拜托自身造就的蒙昧’。”

柴靜說,新聞報道中要求的準確、客觀、公正、平等、求實等這些觀念,與人性中蒙昧的本能是相抵觸的。所以采訪才是“呈現而非評判,是認識而不是改造”,這是不斷打破頭腦中的思維模式才能完成的過程。“認識到自己的弱點,你才會對他人和這個世界有一份寬諒,我們不需要與誰為敵,我們只需要共同來解除我們身上的蒙昧,從中看見他人,看見自己……而社會的進步也就由一個個獨立的人試圖自我完善的過程中得來。”

分享:

一個非主流男主播的自白 播音主持人如何應對突發事件 記者型主持人的權威從哪來
音樂受眾心理與節目主持 淺談主持人的“三個代表” 對電視綜藝節目主持人的語言
淺析播音主持的基本要求 播音主持培訓之職場的語言表 各種方言分南北 學習播音主持
播音主持發聲要求 歸納為以下 透視新聞節目主持人的風格差 淺談一線記者的新聞敏銳與采

增城信息網 增城微博增城網站制作

新聞 | 招聘 | 求職 | 培訓 | 嘉賓 | 專題 | 論文 | 視聽 | 普通話 | 文稿 | 名嘴 | 金話筒 | 招生簡章 | 校廣播臺 | 十大院校評比 | 配音聯盟 | 院校聯盟 | 培訓機構聯盟
于海滨3d推荐号码今晚